華楠:“合伙人”領隊出版“輕騎兵”

發布時間:2020-09-14 11:19:58 來源: 作者:

“在美國、日本,文化產業是支柱性產業。中國目前還沒有市值數百億美金的出版公司。我們堅信,中國會出現超級出版集團?!币患颐駹I圖書公司通過“合伙人制”提升凝聚力,他們的下一個目標瞄準了超級IP。傳統行業內部的裂變正在發生。
  1月28日,35年來同期“最強寒流”襲擊過后,上海的冬雨延綿不止。在經濟下行的大環境下,一些傳統行業打起“寒戰”,而新的商業契機和企業運作模式亦在萌生。
  華楠是上海讀客圖書公司董事長兼創始人,他不認為傳統出版業是“夕陽產業”。
  “在美國、日本,文化產業是支柱性產業。中國目前還沒有市值數百億美金的出版公司。我們堅信,中國會出現超級出版集團?!边^去的一年,華楠沒有感受到出版業發展的萎縮或減緩,行業只是在加速淘汰,加速更新。
  走進讀客圖書敞開式的辦公空間,“貨架思維”、“我就是發動機”兩條手書標語,貼在全體員工觸目可及的地方。這家員工百余人的民營公司,成立整十年,已打造出十套百萬暢銷書。
  董事長辦公室靠窗的臺子上,擺滿了玩具模型——從美國漫威動畫的雷神,到日本動漫《夏目友人帳》中的貓咪老師,琳瑯滿目。華楠本人并不是模型愛好者,他的下一個目標瞄準了超級IP。
  IP,全稱Intellectual Property,中文直譯為知識產權,也有人稱其為“文學潛在財產”。過去一年里,在很多人還沒有搞清楚IP的確切意思時,資本的熱浪翻滾如烈火烹油,已讓這個詞成為財富新礦的代名詞。華楠認為,傳統出版業位于IP源頭,其前景是一條更加長期、更具質量、更有生命力的產品線。

誰說出版要“守住清貧”
  記者(以下簡稱記):年關到了,職場人開始曬年終獎。讀客圖書五位新晉合伙人收到來自公司的禮物是每人一輛寶馬汽車。為什么開出這么高調的獎勵?
  華楠(以下簡稱華):也不是高調,但是有很強的符號性質。我一直反對一種觀點,就是說做出版一定要把“守住清貧”掛在嘴邊。這種方式,主要是想告訴新晉的合伙人,既然你能成為讀客合伙人,至少應該開寶馬。
  記:你所說的合伙人制,是把企業實體注冊為合伙人企業,還是說,只是公司內部的一種管理模式?
  華:是內部的管理模式,也是一種未來的股權分配機制。提出合伙人制,最初是受到美國律師事務所的啟發。
  記: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,本身具有技術專長,同時也有客戶資源,合伙人之間并不是按股份出資,而是搭伙干事業的模式。一家圖書公司在內部推行合伙人制,具體是怎么設計的?
  華:這個制度的設計主要是考慮到兩個方面。一是公司未來怎么走?公司規模在擴大,要繼續裂變,在不同的崗位,不同的部門,需要有新的凝聚力和領導力的人出來,帶領這個團隊。
  二是從同事個人發展的角度去考慮。對作出貢獻的老員工,我們給予肯定和獎勵,讓新員工也有奔頭,有更好的職業前景,有創業的機會,而不是永遠拿一份工資。出版干得好,也能年薪過百萬,這樣才能吸引更多的年輕人加入進來。
  我們公司有一百多位員工,年齡在26歲左右的居多。目前網絡小說主要的閱讀群體差不多就是這個年齡階段,所以我們能每年打造出一部百萬暢銷書。如果員工很快就能看到事業的天花板,一眼就能看到退休之后的生活,那可能并不符合年輕人對職業規劃的預期。
  考慮到這些,合伙人制度是我們2015年商量了大半年想出來的一個制度。

跟“生銹的員工”說再見
  記:為什么拋棄了出版公司過去的管理模式?
  華:主要是時代在變吧。我們公司的特點是,完全依賴技術性人才。
  我們更像手工業。做一部圖書,從那么多網絡小說和作者來稿中甄選出來,再到編輯的深度加工,再到圖書擺上貨架,其實不需要多么昂貴的設備、資產,核心完全是靠人在做事情。我們的編輯更像高超的手藝人。手藝是錢買不來的,要靠時間,要靠練習。那最重要就是要調動人的積極性。
  隨著公司規模越來越大,經營者要回饋為公司作出貢獻的人。公司應該成為別人創業的一個平臺,滿足每一個人的事業心。合伙人制就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。晉升為合伙人后,未來將獲得公司股權份額,并參與到股權分紅之中。
  記:什么樣的契機讓你覺得改變管理模式,開始變得非常必要了?
  華:公司人多了之后,什么人都有,有一些我都不認識,也不一定照顧得過來。獎金分配上,永遠不可能做到絕對公平。那有人就會有怨言。當有人有怨言的時候,管理者再忽略掉他,情況就會惡化,影響公司的整個氛圍。
  所有公司可能都會遇到這類問題。京東的劉強東講,公司有一些員工是“生銹的員工”?!吧P的員工”不僅自己不可能去創造,他還會把身邊的人都感染生銹了。我們歷史上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,我才知道公司是需要管理,是需要引導的。
  記:公司規模做大之后,是集團軍作戰還是小分隊分頭行動,需要更精密的戰術指導。
  華:是的。最初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解決,就很粗暴,把我認為有問題的員工全部直接開掉。這種處理方法就是屬于沒有技巧的管理,也會有后遺癥。事后回過頭來就開始想,要提升自己的管理能力。
  合伙人制度就是從組織結構上來提升管理的一種方式。要成為讀客合伙人,初步定了五點。在讀客工作滿五年,在自己領域內,能快速做到行業第一的可滿三年;和讀客價值觀一致,勤奮、真誠;為公司作出過突出貢獻;行業頂尖人物;能帶領團隊。
  其中價值觀一致是最重要的一點。能力決定上下,價值觀決定去留。
  記:投射到具體的人身上,期待有怎么樣的變化?
  華:我們今年五個合伙人中,小伙子程峰1988年生人。2008年,他大學還沒有畢業,就來到讀客實習,后來留在這里做編輯。從實習生,到普通編輯,再到編輯主管,他策劃了多本百萬級的暢銷書,之后也一直是讀客暢銷書的主力編輯。2014年被評為“中國年度編輯”。他完全符合我們講的合伙人的條件。
  成為合伙人之后,他的身份感會變。以前是個編輯,是做產品的,成為合伙人之后,他會花更多的心思放在公司的經營上,他的想法會更多朝這個團隊的遠期方向去努力。成為合伙人后,帶一個十來人的團隊,這時最重要的任務是繼續為公司培養合伙人,讓他們中有能力的人來取代你的位置。然后你去爭取成為更高級的合伙人,去做更大的事情。

更深層次的暢銷“基因”
  記:讀客的運作模式,聽上去很像一些網商的做法,公司內部分成若干小分隊,分頭打造“爆款”。
  華:我們就是小團隊作業,集中精力打造暢銷書產品。我們只做百萬暢銷書。
  記:從廣告信息行業出身,轉投出版業,是不是讓你對圖書的產品屬性有更清醒的商業認識?
  華:我們兄弟兩個人,一開始做廣告,現在我哥哥還在做廣告,我專門做出版。傳統的出版業工作流程是,作者寫了幾十萬字,然后交給出版社,出版社編校排版,弄個封面,然后就印刷上市了。我們的模式不是這樣的。
  從一開始,我們就認識到產品開發的重要,產品開發是強項。一部稿子來了之后,我們要先圍繞稿子給它做“購買理由”。然后從購買理由出發,對文本定義深加工,最后把這本書做成一個暢銷的產品。
  記:打造一本百萬暢銷書,文本上要具備哪些特質?
  華:在通俗小說領域,怎樣的書會暢銷?之前有很多誤區。首先,文筆好不好一點都不重要。文筆好,固然好,是加分項,但也不一定能幫助銷售。暢銷書不太講究文筆,講究的是什么呢?
  第一是閱讀速度。你的書能讓我很快地讀完,不要讓我停。讀者看這些書的時候,他不會去字斟句酌,他不是在思考,而是在娛樂。
  第二,閱讀體驗要達到同一類型書的上流水平。如果是言情小說,你得把我弄哭;如果是懸疑小說,你要吊住我的心,讓我好奇,讓我恐怖。
  記:呵呵,就是那種晚上不睡覺也要看完的書是嗎?
  華:對!第三就是閱讀價值。有閱讀價值,就是說我讀完這本書之后,我不會覺得,今天下午啥也沒干,浪費掉了。而是說,我感覺有點收獲。
  比方說,看《官場筆記》,看完之后,我對政府的運作有了一些了解??赐辍恫氐孛艽a》,我對西藏的人文、地理、宗教、傳統,有一種知識的收獲。如果能夠滿足這幾點,這個書就應該說寫作上面具備了基本的暢銷書的條件。
  記:那怎么讓一本書經得起時間的考驗?
  華:最好是書的內容要有文化母體。比方說《藏地密碼》這本書,西藏就是一個文化母體。中國有千千萬萬的人喜歡西藏,想去西藏?;蛘哒f《卑鄙的圣人:曹操》,曹操也是一個文化母體。歷史上他一直是一個傳奇人物,是非功過,大家天天在評論他。所以明年肯定還是有那么多人要評論他。
  閱讀速度、閱讀體驗、閱讀價值,同時脫胎于原有的文化母體。后期書的產品包裝,能夠把剛才講的這些要素,全部表現出來。這樣的書我們做出來,想不暢銷也難。
  記:這就是你所說的“貨架意識”是嗎?
  華:沒錯。

IP沒有過熱仍在啟蒙
  記:過去的一年里,IP這個詞炙手可熱。從《何以笙簫默》、《花千骨》到《瑯琊榜》、《羋月傳》,改編自暢銷小說的影視作品掘金能力被重新估計,延伸到后期再開發手機游戲,以至于圈內每個人都在說IP。
  華:對,市場永遠都是盲目的。大家都還沒弄清IP是怎么回事,IP這個詞就炸了。
  記:據你的觀察,文學版權的價格在過去一年當中是飆升的,到什么地步?
  華:飆升得很厲害。比方說,去年我們做《清明上河圖密碼》。這個小說作者寫了七八年,然后在我們手里重新改造了兩年多,推出來。上架三個月,就賣出了影視劇版權,引來阿里影業和光線傳媒兩家股東,我估計總價值至少要超過五千萬,是當時最貴的IP。
  記:資本想要找一個好的結婚對象,IP忽然成了上上之選是嗎?
  華:哈哈。有的媒體會說,資本傲慢,我不這么認為。資本最大的誠意體現,不是為作者倒一杯茶,而是開出高昂的價碼。所以,資本無所謂傲慢的概念,事實上,資本越大,越不傲慢,否則也不會為一部作品的版權開幾千萬的價格。據我了解的《清明上河圖密碼》來說,拿到這個小說之后,他們一直在尋找最好的編劇。在我看來,出資人是非常重視、尊重作者的。
  記:那你怎么看這種IP熱?
  華:我覺得過去一年,不能說是IP過熱,而應該叫IP啟蒙。IP的開發才剛剛開始,并不是把一部小說改編成影視劇這么簡單,而是一個長線的品牌管理工作。
  目前中國文化產業市場上,大家有兩個誤區。一是沒有打造百年品牌的意識。資本的短視,導致大家都盯著“著名”IP,買過來之后,拼湊成一部電影,就拿來賣錢。這是套現思維,而不是品牌培育思維。這決定了不可能做出高質量的產品。
  第二個誤區是,沒有意識到超級IP是一個品牌打造和管理的工作。所以這些“偽超級IP作品”沒有品牌形象,沒有品牌符號系統。在漫威,蜘蛛俠、鋼鐵俠、超人所有這些超級IP,他們的品牌形象和符號系統是非常明確的,而且在各個領域,可以穿梭自如。
  記:延伸到衍生品的領域,美國和日本的影視和動漫知識產權開發有很多成功的案例,有什么可借鑒之處?
  華:是的。比方說,《蜘蛛俠》就是一個真正的超級IP,知識產權是屬于漫威公司的。但是,什么是蜘蛛俠的產權呢?并不是說,故事是它的產權,故事賣不了多少錢。而是蜘蛛俠這身衣服,這個形象,形成了一種超級符號,以至于把它的海報撕碎了,人們都能認出來這片紙是從蜘蛛俠身上掉下來的。這是它產權力量的強大之處。
  這個形象刷到可樂罐上,消費者的情感就轉移到可樂上,可樂就能多賣兩瓶,刷到橡皮擦上,消費者的情感就轉移到橡皮擦上,橡皮擦就能多賣幾塊。
  在我們國內的超級IP的開發的產業里,還沒有人想到這個層面。超級IP電影的開發,不是編劇工作,也不是制片工作,更不是投資工作。它是品牌打造和管理工作,是一個長期的工作,讓這個超級IP擁有持久的生命力。
  記:《清明上河圖密碼》開始做這一系列的品牌打造工作了嗎?
  華:我們有這個意識,但還沒來得及從源頭開始做。IP概念火得太快了,投資人找上門來,我們的作者也是急于脫貧,呵呵,我們當然是首先尊重作者的意愿。未來,我們會堅定地走這條路。我們會在小說研發的初期、原點上,就把這套系統建立起來。

融合是出版業發展大勢
  記:我過來采訪時打不著車,用手機叫了一輛快車。司機一直感慨,世界變化太快。
  華:對,世界變化太快了。
  記:幾年前,有很多人對互聯網是戒備的,對手機是排斥的,但不知不覺生活方式變了。很多傳統的壟斷行業被撕開了口子。有人說,紙質書已日薄西山。你怎么看傳統出版業的走向?
  華:紙質書仍然是一個非常好的市場,未來的空間還非常大。
  目前我們國家的傳統出版業體量很大,集中度極低。而民營的出版機構,即便做到行業里的老大,也只不過占了市場的百分之一點幾。畢竟在國內民營資本介入出版行業,起步時間并不長。在很長的時間里,民營出版只能是工作室的形式,成為公司也就近十年的事情。打造超級暢銷小說,是我們的強項。只是在過去的十年里面,在IP啟蒙之前,我們的收益仍然是偏低的。
  記:對傳統出版業未來的走向有怎樣的預期?
  華:未來的大勢是融合。傳統出版業會進入更多的領域,我們有些同行從出版業進入了培訓業,有的還做沙龍,做旅游。去年我們的數字部門發展超出預期,電子書和新媒體兩個板塊成長都很迅速。
  整個文化產業,影視、出版、游戲、動漫這些板塊都在融合。在融合的過程當中,每一個板塊都可以產生IP,但產生最多的仍然是傳統出版業,傳統出版業處在整個IP產業鏈的最上游。由于我們處于上游,我就有主動權來決定誰能夠加入進來,一起來玩這個事情。超級暢銷書將有更多的變現的空間,我感覺,這也讓我們有了更多的天然優勢。

2017梦幻西游2赚钱秘籍 重庆快乐十分娱乐城 模拟炒股app排名 广西快乐双彩结果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百度金融理财平台 必赢客手机版免费计划软件下载 河南快三官网下载 股票初级入门知识 私募基金配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